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苗木展会 > 正文

留下一句描写你家乡的诗句,看谁的家乡最美?

苗木展会 大榛子苗-农业资讯 2022-06-23 09:06:16

人杰地灵风光美,

环城公园游人醉,

米芾墨池今尚在,

鱼米之乡数无为。

我的家乡位于哈尔滨东宾城,松花江南岸,二龙湖湿地公园所在地。这里既有大面积的湖泊和沼泽,又有小面积的草甸和森林,吸引了各种鸟类来此筑巢,也有一些大型哺乳动物在此栖息、觅食和饮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二级保护动物有黑熊、猞猁、黄喉貂、青鼬、马鹿及鸳鸯等三十余种。

这里湖光山色、风景秀丽,每到夏季有很多游客来此避暑、旅游,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素有哈尔滨“东花园”之称。

美丽迷人的二龙湖,一湖碧水,二龙戏珠,三面环山,四季风景。春季清波荡漾,山花烂漫,松柏掩映;夏季林木青葱,百鸟歌咏,清风净水,蛙跳蝉鸣;秋季秋水长天,漫山红映,秋荷沁风;冬季林海雪原,青松傲雪,冰雪琼莹。

《我爱家乡的山和水》歌词就是我家乡美景的缩写彩绘。

我爱家乡的山和水

山水多明媚

清泉潺潺绕山走

山山绿如翠

花果园飘芳菲

池清鱼儿肥

沃野千里翻金浪

稻香诱人醉

……

《龙湖风光》

二龙环绕玉珠擎

柏翠松苍柳色青

碧波荡漾水天共

蛙鸣莺婉香沁萦

这就是我关于家乡的诗句,我觉得这仅仅是家乡风景的一部分,实际的家乡山水比这更美,美得心醉情亦醉。

寒假要去成都了,有什么美食推荐给我去测评吗?

成都四川省会,美食之都,龙抄手,冒节子肥肠粉,串串香,军屯锅魁,双流老妈兔头……

成都美食排行榜前十名是1、夫妻肺片; 2、酸辣豆花; 3、龙抄手; 4、赖圆; 5、冒菜; 6、肥肠鸡;7、肥肠粉;8、芋儿鸡 ;9、兔头;10、叶儿耙。 其中肥肠粉觉得值得一试!

历史上有哪些有名的黑吃黑事件?

2004年,文莱亲王杰弗里·博尔基亚卷款100亿美元逃亡到美国,一对英国骗子夫妻盯上了这只“肥羊”。他们以律师的身份接近亲王并取得了他的信任。然后利用各种方法“宰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对夫妇从杰弗里的腰包里“掏”走了2300多万美元。这件事应该算是轰动世界的“黑吃黑”了。

逃亡者遇到“热心人”47岁的杰弗里·博尔基亚是文莱国王苏丹哈桑纳尔的亲弟弟,对财富有着强烈追求欲的杰弗里亲王掌管着文莱矿产资源(文莱富有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在全世界可是富的流油的国家)。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杰弗里开始利用自己的权力侵吞公款,然后将资金悄悄转移到美国。

2003年8月,他累计侵吞公款达到1O0亿美元。巨大的资金黑洞开始让文莱皇室警觉起来.司法部门介入对杰弗里侵吞公款案的调查,如果罪名成立他不仅会被没收所得,还有终身监禁的可能,犹如惊弓之鸟的杰弗里随即带着全家人逃到美国。之后,苏丹哈桑纳尔国王并没有过分追究此事,但杰弗里却再也不能回到文莱就这样,杰弗里成了流亡国外的文莱亲王。

初到美国的杰弗里心里却惶恐不安,因为美国打击洗钱的力度很大,他随时都有可能被联邦调查人员注意到。杰弗里不得不低调行事。他将家安置在亚历桑那州郊区一个并不显眼的公寓楼里,他不敢购置豪华汽车,甚至自己的穿着打扮也怕露出富态。

2004年5月12日,心情郁闷的杰弗里在附近的酒吧里喝酒,这时。一对衣着前卫、手提公文包的男女走了进来,他们坐在杰弗里的对面,两人要了红酒后开始边喝边聊了起来。“宝贝,今天这个案子的结果真是太棒了!你我为那个洗钱的家伙开脱了所有的罪名,他是不是该请我们喝酒了!”“亲爱的,要知道,我们可是英国最有名的律师。没有什么案子可以难倒的,干一杯!”两人十分得意地碰杯。

坐在对面的杰弗里忍不住插话:“哦,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律师吗?”

那位男人冲他笑笑:“你说的没错。”然后递上自己的名片,

杰弗里看了一下:托马斯·德比希尔,英国伦敦费尔曼律师事务所律师,擅长打洗钱和欺诈官司。

“这位是我的妻子扎曼,也是一名资深律师。”扎曼礼貌地对他点点头,露出迷人的微笑。

杰弗里大喜过望,他当即表示:“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德比希尔与妻子对视了一眼,然后说:“没问题!我们帮助了许多到美国和英国避难的人,我想我们完全可以成为朋友!”

杰弗里随即带着他们到一家豪华酒店的套房里细谈,当他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并希望得到帮助后。

德比希尔和妻子惊得张大了嘴巴:“上帝啊!我敢保证。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坦率的人!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会不顾一切的!”

听到这句话,一向小心做人的杰弗里仿佛看到了救星。就这样,杰弗里亲王与这对律师夫妻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不久,德比希尔主动告诉杰弗里说:“你现在根本不必再隐瞒自己的身份,我花了几千美元通过联帮调查局的朋友说情,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我们帮你打听到纽约附近有一幢豪华的别墅,只要2500万美元,你不妨看看。”有了这句话,杰弗里十分感激,他亲自飞到纽约看房,房主十分不情愿地告诉他:“杰弗里先生,我根本无意出售这套房,要知道它的价格绝对会超过3000万美元。但德比希尔律师说话了,我不能不给这个面子⋯⋯”那一次,急于想拥有别墅的杰弗里当即成交了这笔买卖。

住进了华丽的房子里,杰弗里十分感动地对德比希尔夫妇说:“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们,你们的热心让我很激动,上帝会保佑你们的!”说完,他拿出一张支票塞到扎曼手里,但扎曼却拒不接受:“不不,我对上帝发誓!我只想帮你,请你不要这样!’’德比希尔接过支票,责怪妻子说:“宝贝,如果你不接受的话,杰弗里先生会很生气的。我们以后就想办法多帮他吧!”扎曼这才似乎很不情愿地将支票收到自己的提包里。之后,他们之间来往更加密切。

德比希尔甚至经常将美国反洗钱的一些“内幕消息”透露给杰弗里,这更让杰弗里感觉这对夫妇是“上帝派来的朋友”,对他们是言听计从。

步步设套“黑吃黑”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了杰弗里亲王的信任。德比希尔夫妇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法律顾问,每人年薪达到100万美元。签订协议书后,德比希尔兴奋地对杰弗里亲王说:“我们真是有缘分,你是我们感觉最棒的一位朋友,愿我们合作愉快!”为了表示庆祝,杰弗里还亲手操办了一场舞会,请来了许多新认识的美国朋友参加,算是对这对来自英国“知己”的敬意。

眼看着杰弗里拥有百亿资金却无处可用,德比希尔十分关切地建议:“杰弗里先生,你现在可以在美国干你想干的事情。你可以投资办公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的钱是正当的,没有谁可以怀疑这些。您认为呢?”在德比希尔夫妇的鼓动下,杰弗里投资1亿多美元购买了纽约一家大宾馆。然后德比希尔自荐为宾馆总经理。他们名义上为杰弗里亲王洗钱找出路,而实际上,这对夫妇早有自己的算盘:那就是想办法挤干这个冤大头的腰包。

“惠丽斯凯大酒店”位于纽约市中心,因为有了杰弗里亲王的巨额投资,这座宾馆十分气派显眼,生意也无比火爆。当扎曼将每个月的收入表递到杰弗里亲王手里的时候,杰弗里的两眼几乎放出光来:“真是太棒了!我想我的收入应该都是合法的,这些都是你们的功劳!”杰弗里冲动之下,又给了他们夫妻更大的权力:统管所有的事务。大权在握的德比希尔和妻子一起,把这个豪华酒店当成了自己的家,想干什么都没有人干预。德比希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酒店进行局部装修,因为他有一个内弟从事装饰工作,这些工程全都被内弟包揽了,而每项工程他又可以从中拿到巨额回扣。

2005年4月.当德比希尔将这些账目报杰弗里手中的时候,杰弗里提出了疑问,早有准备的德比希尔掏出一个本子,一本正经电告诉他:“我的顾客经常会提出一些新鲜的议,比如某些房间的装饰需要改进。我想,店应该有这样一笔长期开支,一就是不断让莩人有一种新鲜的感觉,当然,这花不了多少钱,但却可以吸引更多的客人吃住在这里。”德比希尔的回答让杰弗里十分满意。“好吧,我相信你的安排!”不久,他又按照德比希尔的想法追加了1000多万美元的投资,德比希尔又从中“挖”走了300多万美元。而十分相信这对夫妻的杰弗里亲王对此毫不知青,他一直在幻想着自己的“黑钱”早日洗干,而这一切都只能靠德比希尔夫妇。

从杰弗里亲王的腰包里掏钱来得太快!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们到手了1200万美元,这也许是他们一生也挣不来的啊!到甜头的德比希尔夫妻觉得还不过瘾,2005年6月,他们再次建议杰弗里亲王将位于曼哈顿的一家大酒店以2.5亿美元收购过来。杰弗里再次采纳了他们的建议,但他不知道,在这笔交易中,作为“法律顾问”,他们从中赚取了大约190万美元的“介绍费”。之后,扎曼成了这家酒店的总经理。

扎曼经营的这家“阿特兰斯大酒店”位于曼哈顿的中心地带,这不仅是一个商业区,也是居住的理想之处。扎曼动心了,她索性不在自己的那个小别墅里住。干脆搬进了每晚收费1万美元的套间里,那种舒适让她简直像到了天堂!这还不算,十分顾念亲情的扎曼偷偷将远在内华达州居住的母亲和弟弟接到酒店,从此,酒店便成了他们的家。2005年9月,按照扎曼的意见,阿特兰斯大酒店需要采购一批等离子电视,得到杰弗里亲王的同意后,在朋友的游说下,扎曼采购英国伦敦一家公司的产品。酒店为此开出410万美元的支票和23万美元的送货费后,却从未收到这批电视,杰弗里亲王对此竟一无所知!扎曼的弟弟海姆因为患有忧郁症而失去了工作,不得不随着父母一起生活,扎曼将他接到自己的身边后,开始动脑筋为弟弟找份差事做。果然,夫妻俩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海姆说成是一个“能力超群”的人,杰弗里亲王正式聘用了海姆,当然。这位经理的待遇却是扎曼说了算:年薪70万美元。

骗局露馅遭起诉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德比希尔夫妇合谋从酒店里“揩油”870多万美元,但在他们看来,这与杰弗里亲王的巨额财富比起来,实在是九牛一毛,胃口越来越大的德比希尔夫妇挖空心思要掏走亲王更多的钞票。

2006年4月,扎曼突然有些不安地找到杰弗里亲王:“现在事情变得有些不妙,根据我所掌握的内部情报,美国反洗钱组织已经开始注意到你,我想应该有所准备才对。”说完,她还拿出一份据称是花了数千美元买来的“机密文件”,杰弗里亲王的名字也列在其中。

这事让杰弗里吓坏了:“天啊,那该怎么办?”

扎曼开始沉思了许久才认真地说:“反洗钱组织有我的朋友,我想只要我们能将财产转移一下,就会躲过他们的侦查,因为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说你拥有‘黑钱’,再说,我会为你辩护的!”杰弗里也不管扎曼说的是真是假,一切全听她的。

一个星期后,在扎曼的操办下,杰弗里亲王以1200万美元把他在纽约长岛的那栋豪宅卖掉,这次他白白损失了1300万美元。这栋豪宅买卖都是德比希尔夫妇出的主意,到此时.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杰弗里亲王并没有任何怀疑。但不久,他无意中发现德比希尔夫妇的专车停在自己才卖出不久的豪宅里,杰弗里开始有些惊讶了,他雇请了私人侦探进行秘密调查。一个月后的结果让他目瞪目呆:德比希尔夫妇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

一时间,杰弗里亲王气急败坏,但他没有直接说破事实真相。不久,通过他的秘密调查,他终于发觉一个可怕的事实:德比希尔夫妇根本不是伦敦费尔曼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而是经营失败的破产者!他还知道,德希比尔过去从事过法律服务。但最终因没有取得律师资格而退出法律行业。后来,他以替人打官司为名,骗取了不少人信任,在收取律师费后逃之天天。无法在英国混下去了。这对夫妇索性来到美国发展。最后盯上了杰弗里亲王这只“肥羊”........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杰弗里气急败坏。他迅速叫人清查酒店里的所有资产。这一查不要紧,结果让他无法相信:投资两亿多的酒店亏损严重。账面赢利5000多万美元,而实际负债却高达1亿多!仅他们夫妻就直接“掏走”了2300万美元,如此亏损让他难以接受。

调查还显示,扎曼大肆利用酒店的信用卡进行个人消费。扎曼的化妆品、美容用品、甚至卫生巾、安全套都是酒店埋单,而德比希尔将家里的燃气费、保姆费等费用全算在酒店的账上。两家酒店简直成了这对夫妻的安乐窝。杰弗里亲王几乎快疯掉了。然而,骗局曝光后,德比希尔夫妇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而且还威胁杰弗里说他已经被反洗钱组织盯上。杰弗里却心里没有底气,他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他很快通过美国律师咨询到结果:只要文莱国没有提交他的违法资料,美国司法部门不会主动“找麻烦”,而事实上,他的哥哥苏丹哈桑纳尔国王已对他网开一面.........

2006年l1月7日,杰弗里亲王正式解雇了德比希尔夫妇。然而,扎曼与丈夫却拒绝接受对方的解雇。“杰弗里先生,你没有权利解雇我们,要知道,在你的公司里,我们拥有自己的股份,难道你不明白吗?”

扎曼不紧不忙地拿出自己的文件资料复印件出示给他,这一下将杰弗里吓傻了,原来,他们利用杰弗里对他的信任,而将公司的部分股份偷偷转到了自己的名下,由原来一个受雇人员变成了一个合法的持股人!杰弗里亲王深感震惊。

哥伦比亚的黑吃黑事件,由此瓦解了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

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Pablo Escobar,1949年—1993年12月2日),有史以来最嚣张的毒枭,没有之一。

他曾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7大富豪之一。

“哥伦比亚人民终于拿起了打击美帝国主义的有力武器,我们对美国社会上的2500万吸毒者不负任何责任!”这哥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毫无遮掩地挑衅美国政府。

巴勃罗·埃斯科巴的贩毒集团由4万人组成,这支私人军队装备精良,他的专机叫“云雀。这架战斗直升机原属哥伦比亚海军,配有多管火箭筒及响尾蛇导弹,号称“空中坦克”。埃斯科巴不惜出动三架战斗机把“云雀”迫降在自己的机场,从此便成为他的私人专机。这哥们的处事原则就是简单粗暴,但是却管用。

政府曾绞尽脑汁要剿灭这支毒枭,可是这老哥仗着身后有庞大的私人军队,根本不把政府军放在眼里。 逮捕他的警察,不出3天就被人射杀。审判他的法官妻子被轮奸后,证据直接寄到法官办公室。通缉他的哥伦比亚总检察长,被他反过来悬赏1亿美元捉拿,最后横尸街头。

这一系列事件弄得人心惶惶,1987年,他的兄弟奥乔亚被捕。负责审判的哥伦比亚最高法院院长先后辞职,司法部长不得不取消逮捕令。

 美国政府也一直想除掉这个嚣张且不把老美放在眼中的毒贩头子。1984年3月,在美国的军事顾问的指挥下,5000名哥伦比亚政府军乘坐大力神运输机直捣麦德林集团的老巢。并配以数十架美制F-16战斗机和直升机的空中支援,打死150名毒贩,俘虏了上千人。

但是,埃斯科巴的反击也异常犀利。仅过1个月,哥伦比亚禁毒总指挥—司法部长拉腊被枪杀。5月,50多名毒贩干脆冲入哥伦比亚司法部大厦,试图绑架正在开会的司法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缉毒警察局的高级官员。

400多名军警奋力抵抗,双方一度形成僵持局面。随后,300名携带地对地导弹的毒贩前来增援。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直到哥伦比亚国防军加入战斗,毒贩们才带着5名法官和1名警察局长扬长离去,留下34具警察和11名法官的尸体。

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在哥伦比亚横行霸道,哥伦比亚政府倾其全国之兵对埃斯科瓦尔进行围剿,可是官方的剿匪行动始终没有实质性成效,这让政府部门头疼不已,而且政府的颜面也荡然无存。

后来,同时饱受老哥巴勃罗欺压的其他黑帮,他们也早已在暗摩拳擦掌,誓要除去欺压他们多时的恶魔。 于是这些小毒枭们联合成立了一个“巴勃罗受害者复仇联盟”,通过各种手段打击巴勃罗。

可是复仇联盟虽然略有成效,但缺少情报能力,还是被巴勃罗打得狼狈不堪,而官方情报渠道多,但办事受限。

于是复仇联盟灵机一动,主动找到官方寻求合作,双方心照不宣,一拍即合。

史上最著名官贼合作在愉快祥和的气氛中成交,同时也是一起完美的黑吃黑事件。 最后在政府和众小毒枭的精诚合作之下,大毒枭巴勃罗的老窝被一锅端了,普天同庆,哈哈哈。

可是,从此就天下太平了吗?老天知道!

阅读延展